您现在的位置:手机看马会结果最快开奖 > 教学资源 > 教案学案 > 正文内容

“港区国安法”通过:美国陷入两难 台湾反应待观察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5 浏览次数:

   作者汤绍成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前美欧所所长全国人常委会全票通过“港区国安法”,并已于6月31日晚11时正式生效,赶在香港回归23周年之前施实,并不令人意外。 该法全文计有6章66条,针对四类罪行,包括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其内容与基本法第23条条文极为类似,将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并对于香港的言论自由与司法独立都会有相当的限制。 但与以往认知不同的是,刑罚加重超过十年,最高是无期徒刑,另外是不溯及既往,可是以央视对于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的指控观之,无法因退出政坛来脱罪,还需要观察。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对于香港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将会产生决定性的作用,因为绝大部分的港人甚至外商都是民心求治,或欲平安度日,或图事业发展。 在岛内,陆委会公布之“香港移交23周年情势研析报告”指出,过去一年,北京在“一国两制”框架下,背弃其对香港“高度自治”、“50年不变”的承诺,日前台方公布“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项目”,并将设置“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以提供港人来台就学、就业、投资创业、移民定居等项目咨询与协处服务。

   而国民党则强调,虽然对于“港版国安法”让“一国两制”空间受到严重压缩感到遗憾,同样支持台“立法院”提案修正港澳条例,提供港人帮忙。

   虽然民进党成立项目办公室因应,却完全看不出有功能,对香港人民没有帮忙,希望民进党当局“撑香港”是撑真的,不是玩假的。 这主要是因为在对于相关份子的身分认证上比较困难,以及相关过程都保密到家,以维护当事人安全所致。 其中比较令人关注的,在“港区国安法”相关的属人与属地两方面。

   该法第38条规定:“不具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适用本法”。 依此,台湾人与外国人士如果声援香港或议论香港政治,若涉及法条规定的罪行也可能触法,只要相关人士踏足香港境内,即有可能被递捕及检控(第36-38条)。

   此外,在属地方面,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且已生效的国家共39国,与香港签有引渡协议的国家共19国,比如台湾民众常去的韩国、菲律宾、泰国、法国及意大利等,都有可能因触法而被引渡到大陆受审,这对台湾的影响甚大。

   但是,综观世界各国,也都制定国安法,其中美国与韩国更早在1947年就已经立法。

   再以澳门特区为例,已于2009年通过《维护国家安全法》,2015年,大陆也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涵盖面更广,也实施顺畅。 目前香港跟进,而这又与美国牵涉甚深。 自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中美关系已陷入近年来的最低谷。

   在“港版国安法草案”通过后,特朗普总统与蓬佩奥国务卿就已都发重话,并曾表示将取消香港的特殊经贸待遇,这主要就因该法直指美国而来,比如禁止香港政治组织与外国政治组织建立联系。 但从整体角度观之,美国可说是被此法将了一军,因为依照意识形态,美国确实要支持香港抗议人士,但以国家利益观之,则并非如此。

   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表示,美方即日起停止出口美国制防卫设备至香港,也将制裁损害香港人权大陆官员。 商务部长罗斯(WilburRoss)宣布,美国决定撤销香港特殊地位,暂停对港执行优惠待遇规定,包括提供出口许可证豁免云云。 基于“一国两制”的政治安排,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形成了美国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前哨站,因此有许多无形的政治活动,包括情报搜集与提供当地反对派团体动辄数以百万美元的财政和专业支持,加剧了香港的社会和经济动荡,这不仅损害香港的生计,而且更会影响美国在香港长期的商业与文化利益。

   若美方取消香港的特殊经贸待遇,将可能造成美国数十万人失业。

   不可讳言,因香港是重要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一旦资金出入受到管制,必将损害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会影响中国的国际融资。 但因动乱与疫情都已历经数月,各国纷纷锁国,已经内伤甚重,故美国此举对香港的打击也只会相当有限。 再者,独立关税区的地位是由世贸组织(WTO)所赋予,并由香港特区《基本法》保障,美国无法片面取消,除非美国要在WTO框架内提议,排除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这也将大费周章。 但若美国片面停止美元与港元挂钩,这也还可能不只是七伤拳。 英国政府则提出“英加澳联合声明”,强调“中英联合声明”使香港有高度自治权,制定国安法,将会破坏一国两制的原则,还声称愿意提供3百万个难民的名额。

   但进一步观之,英国脱欧造成经济动荡,尤其失业率也高居不下,再加上港人还需五年时间才能获得难民资格,确实难度甚高。

   欧洲议会也通过动议,若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欧盟和其成员国应向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CourtofJustice)提起诉讼,控告中国违反国际《中英联合声明》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等协议,并以经济制裁等手段劝阻北京政府,该项动议虽无约束力,但可以被视为欧盟向中国表达强硬政治讯息。

   总之,台湾地区因“港区国安法”通过后确实有所反应,但其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相较于英国声称的大规模接纳港人,台湾的吸引力相对较小,因为港人普遍认知,台湾终将与大陆统一,因而不愿再逃一次。 此外,该法确使美国陷入两难的困境,美方口头上强烈抗议,但因牵涉的利益巨大,确实不易下手,而其他相关国家也将流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窘境。 尤其美国大选逼近,特朗普的防疫与选情均差,与大陆既斗争又合作可能是较好的选项。

   但是,台湾牌始终是美方的一项利器,若特朗普狗急跳墙,而蔡英文又配合演出,比如在选前举行“特蔡会”,必将两岸关系陷入危殆,确实应当堤防。 华夏经纬网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黄杨。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